姜椿芳与《列宁在十月》:纪念姜椿芳逝世30周年

编者按:为纪念上外首任校长姜椿芳逝世30周年,上海外国语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原秘书长孟庆和撰文回忆在上世纪30至40年代,为让上海人民乃至全国人民了解苏联的社会主义事业和反法西斯战争,姜椿芳同志译介电影《列宁在十月》所做的努力。

1917年俄历10月25日(公历11月7日),列宁领导俄罗斯人民推翻了资产阶级临时政府,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1922年底成立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简称苏联)。毛泽东曾经说过:“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俄罗斯十月革命对中国和世界来说都是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伟大事件。

上世纪30至40年代,让上海人民乃至全国人民了解苏联的社会主义事业和反法西斯战争,是中共上海地下党的任务之一。

1936年7月底,在哈尔滨从事反日活动的中共地下党员姜椿芳(1912~1987,上外首任校长),由于已经引起日本占领者的注意,被迫秘密转移至上海。8月初姜椿芳来到上海,经人介绍考入苏联人开办的亚洲影片公司(江湾路五三新屋),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在中国及亚洲各国发行、放映苏联电影。当时,上海规模较大,设备较好的影院大都集中在租界,并被美国制片商控制。被国民党视为“赤色宣传”的苏联影片想要插足租界影院的银幕,简直是没有可能的。经过亚洲影片公司的多方努力,终于在虹口租下了位于租界边缘地带的北四川路虬江路口的上海大戏院,这是上海最早由中国人创建的影院。

1936年4月,苏联人曾借上海大戏院放映反映俄罗斯国内战争的影片《夏伯阳》,并在上海引起轰动。

此次经过全面装修,影院设施升级换代,上海大戏院以全新的姿态于9月1日全新开张,成了上海滩上放映苏联影片的基地。

姜椿芳除了担任苏联人的口译工作之外,主要工作是翻译苏联影片的说明书(故事情节及编剧、导演和主要演员的名单),并把影片中的对白译成中文字幕,起初在影片放映时用幻灯打在银幕或特制的屏幕上,后来则把中文字幕直接印在影片的拷贝上。同时他还负责影片的广告宣传工作。

在当时,上海是中国文化的中心,更是中国革命文化的中心。而虹口则是先进文化的策源地和文化名人的聚集地。进步的文艺工作者几乎都拥到上海大戏院来看苏联电影,这就使姜椿芳有机会认识了上海文化界的众多精英。1936年10月10日下午,就是在上海大戏院,姜椿芳与抱病前来观影的鲁迅先生见了最后一面,并送了电影赠票给鲁迅,请他下次再来观影。9天后鲁迅与世长辞。

异军突起的苏联影片的出现,令广大观众耳目一新,尽管国民党政府和租界当局对申请公映的苏联影片百般阻挠和刁难,有的甚至被禁止公映,但观众还是潮水般蜂拥而至,一时间形成了观看苏联影片的热潮。观众从影片中反映的苏联人民英勇的革命斗争中看到了中国人民的希望,从革命胜利后苏联人民的美好生活中仿佛看到了中国人民的未来,从而受到莫大的鼓舞。

姜椿芳设计的电影广告,无疑对宣传苏联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事业,唤起上海民众反压迫、反剥削、反侵略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笔者在上海近代文献资料中发现,1937年6月13日,上海大戏院在《申报》刊登了反映十月革命的影片《克隆斯达海军》电影广告。广告内容吸人眼球:“前夜一度被令停映,昨日最高当局准予继续公映。”“轰动全球苏联最荣誉革命战争巨片,人类争取自由之光荣的一页,俄国革命史中最伟大的一段。比党人魂夏伯阳更强万倍!尤为壮丽!”广告右下角有“抗敌!抗敌!”字样。广告下方还有一段文字:“片前加映去年十月革命阅兵典礼。”更引人注目的是,广告突出位置还有“租界禁映”四个字。因是“禁片”,更能激起观众的观影欲望。12月,该片重映时,广告上还加上简明扼要的剧情介绍:“波罗的海舰远征队,增援京都全军覆没,革命志士殉难海中,彼得格勒危如巢卵,弱女子历险求援军,克隆斯达海军出动,京都解围革命战功”。广告上同时出现“加映十月革命二十周年阅兵短片”。

面对日本侵略者对上海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姜椿芳曾和上海地下党与一位苏联人研究,炸毁停泊在黄浦江上的日本海军旗舰“出云”号,但因技术上有困难未能实施。然而他利用做电影广告的机会,在广告词语中隐喻提醒市民准备战斗。如1937年7月,《申报》刊登了《予打击者以打击》电影广告,介绍该片是“记录苏联红军作战演习之巨片!我们是和平军,但准备以打击还打击!”。

1938年冬天,上海地下党成立了文化总支部,包括文学、戏剧、新文字三个支部,姜椿芳担任总支书记。由此,姜椿芳的主要工作是上海文化界的统战工作,同时发行和宣传苏联电影。

为了给好莱坞影片泛滥的上海吹进一缕清风,扩大苏联影片的影响,姜椿芳到租界繁华地段的影院做影院经理的说服工作,动员他们放映苏联影片。

他邀请影院经理们一起观看苏联电影,先将剧情讲解一遍,然后边看电影边翻译。他的翻译既从容又富有感情,使在座的经理们纷纷惊叹他的翻译才能。他不厌其烦地耐心做说服工作,他说,对一般观众来说,好莱坞影片看多了,也得换换口味。经理们经他这么一说,觉得很有些道理,便同意放映苏联电影了。

笔者在1938年12月的《申报》广告版上,查阅到了根据高尔基自传体三部曲改编的苏联电影《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的电影广告,放映地点是位于租界繁华地段的大上海电影院和国泰电影院。

1941年8月,根据党的指示,姜椿芳离开了亚洲影片公司,走进了位于上海外滩26号的苏联塔斯社中国分社。在社长罗果夫的支持和帮助下,姜椿芳成了一名塔斯社的翻译。他以苏联塔斯社工作人员的身份为掩护,主编了以苏联人名义创办的《时代》周刊,及时报道了苏联反法西斯战争的情况,这是日本全面侵略中国后,上海及东南沦陷区人民唯一能读到的一份中文时事刊物。1942年姜椿芳又编辑出版了《苏联文艺》月刊,并以林凌、什之等几十个笔名,翻译了多部苏联小说、戏剧、电影、诗歌等。著名俄苏文学翻译家草婴就是在姜椿芳的指导下走上了文学翻译的道路。

1947年是十月革命30周年,又是新中国即将到来,上海人民处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的一年。为了向国统区人民宣传伟大的十月革命,鼓舞文化界进步人士和广大群众反抗国民党政府的反动统治,处于及其紧张和危险的地下工作之中的姜椿芳,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率先翻译了由莫斯科电影制片厂1937年拍摄的著名影片《列宁在十月》电影剧本,剧本的编纂者是本片的编剧卡普勒(A·Каплеp),又译卡普勒尔。剧本翻译成中文后,由上海海燕书店在中国首次出版发行。中文版《列宁在十月》电影剧本的封面上,译者的姓名用了姜椿芳的笔名“什之”。

《列宁在十月》首译本第一版发行1000册,之后又连续出了两版。一共三版共发行6000册。这对译者和出版者来说,都是冒着被逮捕和查封的极大风险的。

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1951年4月,海燕书店出第四版《列宁在十月》,一次发行7500册。海燕书店于1952年与其他几个出版机构合并,成立了“新文艺出版社”,成立伊始,便于1952年3月重新出版了由什之(姜椿芳)翻译的《列宁在十月》电影剧本,第一版又发行了9500册。此后,各种版本的《列宁在十月》电影剧本或电影小说,出版发行量不断刷新纪录。1956年5月由林凌(姜椿芳)、林淡秋翻译的电影小说《列宁在十月与列宁在一九一八年》,第一版印刷量就达到了8000册。

1950年由东北电影制片厂译制的1937年版《列宁在十月》公映以来,列宁作为革命领袖的光辉形象,他的政治敏感性和坚定性、富有人情味和幽默感的人格魅力、艰苦朴素的工作作风和生活作风,深深地感动了每一个观众,并成为鼓舞中国几代人的巨大精神力量。

今天,虽然列宁缔造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已不复存在,但我们必须认真吸取苏联解体的深刻教训,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高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伟大旗帜,将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原秘书长,编审)